<rp id="djzdt"><output id="djzdt"></output></rp>
<ins id="djzdt"><ol id="djzdt"><font id="djzdt"></font></ol></ins><th id="djzdt"><rp id="djzdt"><strike id="djzdt"></strike></rp></th>

      site-name
      手冊下載     公司郵箱
      歡迎訪問 辰興旭光環保技術有限公司 今天是 2022年9月30日 星期五

      新聞詳情

      垃圾焚燒最嚴新標7月1日起實施

      2014-7-3 14:56:35

       來源:南方日報

      施行10余年后再度修改,生活垃圾焚燒迎來“史上最嚴”新國標。環保部與國家質檢總局近日共同發布《生活垃圾焚燒污染控制標準》(GB18485-2014)(下稱“新標準”),并從今天起分階段實施。

      備受關注的是,新標準進一步提高了污染控制要求,其中公眾最關注的二噁英類控制限值,采用國際上最嚴格的0.1ngTEQ/m3,與歐盟標準一致,比現行標準收嚴了10倍。新標準的重金屬等其他限值大多比現行標準嚴了30%。

      7月1日起,新建生活垃圾焚燒爐需執行新標準的污染物濃度限值,而2016年起,現有生活垃圾焚燒爐也需執行新標準限值。南方日報記者從環保部華南環科所以及廣東省城市垃圾處理行業協會獲悉,目前廣東省內計劃建設的生活垃圾處理焚燒項目全部按新標準要求設計,而現有的22個生活垃圾焚燒項目,僅有2008年前落成的個別項目需要改造并正在改造中,預計均能按新標準規定時限完成。

      廣東省城市垃圾處理行業協會秘書長邱劍濤表示,根據《廣東省生活垃圾無害化處理設施建設“十二五”規劃》,“十二五”期間全省規劃建設36個生活垃圾焚燒發電項目。而2009年至今,廣東省僅新建7個垃圾焚燒項目。“這一方面說明我省在垃圾焚燒的選址、前期論證與公眾參與等環節更加科學謹慎,另一方面,也呼吁民眾客觀正確認識垃圾焚燒處理,科學應對垃圾困局。”

      實施新標二噁英類可減排九成

      我國首個《生活垃圾焚燒污染控制標準》發布于2000年,2001年第一次修訂,此次為第二次修訂。“現行標準已不能完全適應環境保護的要求。”發布新標準時,環保部相關負責人坦言,現行標準二噁英類等污染控制指標要求偏松,與現有技術水平和環境保護目標要求不匹配。此外,現行標準采用的是監督性監測的手段,難以對焚燒廠的運行工況和煙氣排放進行實時跟蹤監測。

      新標準中,顆粒物、重金屬(汞、鎘、鉈、鉛等)、氯化氫、二氧化硫、氮氧化物和二噁英類等污染物的排放限值均大幅收緊。比如新標準規定,顆粒物由現行的80mg/Nm3收緊至20mg/Nm3(日均值),汞由現行的0.2mg/Nm3收緊至0.05mg/Nm3,二噁英類則由現行的1ngTEQ/m3收緊至0.1ngTEQ/m3,與歐盟標準接軌。

      “新標準的限值大多比現行標準嚴了30%,可較大幅度降低污染物排放量。通過實施新標準,生活垃圾焚燒產生的氮氧化物可減排25%,二氧化硫可減排62%,二噁英類可減排90%。”環保部相關負責人指出。

      此外,新標準將一氧化碳濃度作為過程控制指標,以控制二噁英類物質生成條件。為使標準具有最大的可行性和可操作性,鼓勵企業誠信守法,新的標準參考國際上的通行做法,采用“小時均值”和“日均值”相結合的污染控制限值,并設置了分時段控制標準。“這在我國污染物排放標準中尚屬首次,為污染物尾端控制向過程控制和風險控制轉變作出了有益的探索。”中國環境科學院固體廢物研究所所長王琪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

      廠區外公示檢測數據接受公眾監督

      住建部曾對全國運行的垃圾焚燒廠進行摸底調查,結果表明90%的垃圾焚燒廠二噁英濃度遠低于現行國家標準,或已符合歐盟標準。那么,對于廣東來說,現有項目的排放控制水平如何?

      筆者向廣東省城市垃圾處理行業協會以及環保部華南環科所專家了解到,按照工廠數量算,廣東目前建有22個生活垃圾焚燒處理項目(同一企業投資的不同廠區分開算),深圳7個、東莞4個、廣州2個、中山3個,順德、汕頭、佛山南海、惠州、珠海、茂名各1個。當中,2008年前建成的部分僅有4個項目需要就適應新標準進行改造。“這是因為2008年環保部曾出臺過82號文,將二噁英排放限值收緊到了0.1ngTEQ/m3,雖然不是以標準的形式提出要求,但2009年開始建成的項目都按照這個文件執行了。”環保部華南環科所環境健康研究中心副主任任明忠博士告訴筆者。新標準的頒布實施,實際上將污染物控制的指標正式明確了下來,有利于督促企業按照新標準要求穩定達標。

      除了二噁英類排放的控制,環保部相關負責人表示,實施新標準重點需要增加脫硝設施的建設費用和監測費用。脫硝設備建設投資成本每條生產線300萬元—600萬元,運行費用相當于每噸垃圾增加近10元。

      “事實上,增加上述設施僅是硬件投入的一方面,企業適應新標準更需要軟件上的投入。”環保部華南環科所環境應急技術與風險管理中心海景博士說,在管理成本上、特別是工況調整與動態控制方面的人才培育及引進,企業還需增加不少投入。

      除了對具體污染物的排放控制外,為了加強監管并讓公眾對焚燒設施更加放心,新標準還增加了運行工況和煙氣排放在線監控的要求——設施煙氣凈化系統應安裝在線監控設備,可隨時檢測及記錄爐溫等運行工況,以及煙氣中的多種污染物的排放數據;并且在廠區外設立公示牌,顯示檢測數據,接受公眾監督。

      熱點釋疑

      1.我國新標準仍比國外標準松?

      回應:不同均值不能直接比較

      有人把我國新標準與歐盟等一些發達地區標準的限值對比后,認為我國新標準仍然較松。

      對此,海景表示,在二噁英類的限值上,新標準采用了國際上最嚴格的0.1ngTEQ/m3,與歐盟標準一致。在其余部分指標上,部分限值看起來比外國標準高,但不能簡單地對比。因為歐盟的標準有一個“豁免期”,即在一段時間內,允許企業出現若干次超標的情況,但我國的標準沒有豁免期,所有監測都要求達標。

      此外,一些國家比如日本執行的是分級控制,與此相比,我國的新標準更為嚴格。我國標準指標采用的是小時均值和日均值,而歐盟標準取半小時均值,因為不同的時間尺度排放的波動性可能不同,所以不同均值比較時需要考慮轉換系數,不能直接比較。

      2.二噁英監測頻率太低不能保證安全?

      回應:常規指標檢測可反映焚燒控制水平

      按照新標準,對重金屬類等污染物的監督性監測每季度至少開展1次,對煙氣中二噁英類的監測應每年至少開展1次。有讀者認為這樣的頻率太低,難以保障排放穩定達標。

      海景表示,事實上,對于二噁英和重金屬排放的檢測不是靠增加檢測頻次來保障的,如果按照這樣的邏輯,就是1年10次也不能代表常年的運行狀況。美國垃圾焚燒二噁英檢測1年1次,瑞士是兩年1次。

      其實,煙氣常規指標檢測以及飛灰的檢測等都可以間接反映焚燒控制水平。新標準也規定,焚燒爐運行工況在線監測指標應至少包括煙氣中一氧化碳濃度、氧氣濃度和爐膛內焚燒溫度,這些指標都可以控制二噁英的生成。

      3.即使二噁英排放低也會累積影響人體?

      回應:陽光、土壤、水體、植物對其有消解作用

      曾有專家在網絡上指出,二噁英對人體的危害具有累積效應,并非含量低就可以在體內化解。

      對此,任明忠解釋,這種累積效應是存在的,特別是在人體脂肪里面,降解的速度很慢,需要幾十年。但二噁英在進入人體之前,對人體的影響并不是1加1等于2的簡單遞加過程。大氣層中的陽光氧化、土壤、水體,以及植物等都有消解的作用。歐洲有專家曾經做過調研,現代達標的垃圾焚燒廠周邊的植物、土壤都沒有發現二噁英有隨時間而累積的現象,只有在上世紀七八十年代,外國一些早期的垃圾焚燒廠周邊,發現二噁英的累積以及遷移現象,但那時候的排放水平是目前的上千倍,大大超過自然的消解能力。

      廣東省環保廳:

      不合規劃垃圾處理

      項目一律不批環評

      對比現行標準,新標準首次要求,應通過環境影響評價,確定垃圾焚燒項目具體選址與周圍敏感對象之間的距離。新標準給出了環境影響評價時應考慮的主要因素。

      環保部門專家分析指出,項目規劃布局不當,是產生環境污染問題的重要原因。不久前,省環保廳向各地環保部門發出《進一步加強生活垃圾處理廠(場)環境監管的通知》。省環保廳表示,雖然從去年起,不涉及跨界影響的生活垃圾處理處置項目環評已經下放至地級以上市環保部門審批,但各地生活垃圾處理廠(場)的選址必須符合已批準并公布的土地利用總體規劃、城市總體規劃、環境保護規劃和城鄉生活垃圾處理設施規劃。

      “對于不符合規劃的生活垃圾處理廠(場)項目,各地環保部門一律不得批準環評文件。要對已經規劃建設垃圾處理項目周邊的新建項目,特別是房地產、學校等項目環評審批予以嚴格控制,有效減少居民與生活垃圾處理廠(場)之間的環境糾紛。”省環保廳固廢處相關負責人表示。


      下一條新聞:污泥處置應盡快破除誤區

      上一條新聞:京津冀生態保護整體方案預計7月出臺